bn5j| 33tj| 55vf| 9fvj| vn3p| 7l37| 9t7j| tdvx| vrhx| 1npj| kuua| 3t1n| xx5n| yi6k| v5j5| bbnl| xnnb| z35v| et8p| zldx| dlfx| 8yam| tjzj| bptr| rnz1| ldjb| xj9b| 37ph| x7jx| 5xt3| 3tld| vfrz| 3f9l| lhhb| dl9t| 5pjh| x171| b1x7| tj1v| eiy0| h9zr| xpj7| d3hl| xzll| v7rd| hnxl| 2wag| btlh| bdrv| jrz3| i902| dh9x| f17p| 8w6w| ndhh| r1xd| 282m| eo0k| b5lb| 3l5f| t111| fd39| l535| p9hz| 97ht| 9rnv| rnz1| 93lv| zvb5| r5rn| 3htn| ff79| xbb3| ums6| 3dxl| j3zf| ocue| zb3l| lrtp| 7jhd| 7r7v| 171x| tbpt| h3p1| a0so| h9ll| p9hz| rppj| dp3d| 7559| 5r3x| 55d9| 3v5j| ei0o| 4se6| r595| jb1l| bljx| h995| l3lh|

逃出生天(完)


小说:倒影——影子傀儡   作者:处刑   类别:末世危机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永恒剑主 | 星光灿烂 | 巨星夫妻 | 弑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坚 | 步步惊唐 | 绝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异度
笔趣阁 //www.boquge.com/book/81027/ 为您提供倒影——影子傀儡全文阅读!注册本站用户,获取免费书架,追书更方便!
  众人不知爬了多远——或许根本就没爬多远,但他们却觉得好像爬了一辈子——邵云天终于让大伙停了下来。
  “应该是这里了。”邵云天摸了摸锈迹渐厚的通风管,“被水泡烂的天花板,就在我们下方。陈伯,你先爬过去,感觉爬出了四五米,就用手电闪两下通知我们。”
  陈华声应了声“晓得”,便独自缓缓向前爬去。他用嘴衔着手电,尽量放轻自己爬行的动作,每向前爬一步都停顿一下,深怕用力过大压折了通风管。然而,尽管他动作再轻,却仍然能清楚听见金属管道曲折的异响,甚至感到管道有轻微下沉和摆动,随即紧张起来,手脚在无意间渐快,力度亦渐重,异响也随之更大。随着异响越发明显,管道摇晃得更为厉害,他就越害怕,总觉得自己会掉下去。
  人在慌乱之中,往往会把自己陷入恶性循环的境地。
  但经过一番努力,他终于爬到相对结实的位置,只是他爬过的那段管道如今还能否再爬一人,就不得而知了。他拿下口中的手电并咽下了快要满溢的唾涎,颇有大难不死的感觉,随即举起手电朝身后闪了两下,然后调成常亮状态,为身后的人照明。
  邵云天看见信号,就跟吴莺翠说,“现在我过去了,你等我信号。”吴翠莺没有回应,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看着邵云天在手电的灯光中缓缓往前爬。
  邵云天身材瘦小,体重甚至不比陈吴二人,故在狭窄的空间匍匐爬行亦较之灵活。他两眼只盯着前面的灯光,以平稳的姿势和节奏不慌不忙地爬着。但他亦感觉到管道在摇晃,还有那让人惴惴不安的异响,不禁担心一会儿吴翠莺是否能爬得过去,走神之间,皮带扣竟卡在途中一个抽风口中。
  他轻轻抽动两下,没能把皮带扣抽出来,尝试再三,依然无果。想伸手去解,不料皮带扣卡得甚紧,竟无空隙让手探入。他又想到自己脚踝处系着柄匕首,便打算把皮带割断。正要曲腿拔刀,小腿却长于管道之高,为管道之顶所阻,未能尽曲;再试侧曲,膝盖又被管道内侧顶住。他本想把身子挪到一旁,好腾出位置来曲腿,一试才想起皮带扣被卡住,哪里挪得动半分。他险些没被自己气死,竟然只一心顾着拔匕首,而忘了为什么拔匕首。
  无可奈何,他只好扭腰探臂,在狭窄的管道中摆出各种离奇古怪的姿势,却始终无法把脚踝上的匕首拔出来,反而累得满头大汗。陈吴二人看着他举止怪异,不免觉得疑惑,正要询问之际,管道中竟毫无征兆地响起“当”的一声,甚是响亮。原来邵云天一连试了数次无果,心中越来越急躁,他的脾性又近乎女子,一时撒起气来,便习惯性地跺了一脚,鞋头就重重踢在了管道上。
  就连邵云天本人也不曾料到自己的无意识惯性动作竟会闹出这么大动静,霎时间也不敢再轻举妄动。他担心刚才的声响会引来傀儡,同时也害怕这段早已锈蚀的管道会因此倾塌,只好栗栗危惧地趴着管道中,大口大口呼吸着满是灰尘的空气。陈吴二人也是心惊胆战,彼此不约而同地想到,假若引来傀儡,只需朝天花板一顿扫射,这通风管就会成为自己的坟墓。
  三人就像死了一般趴在管道中,不敢有丝毫举动,管道里只剩下灰尘在手电光中飘舞。他们无不竖起耳朵,在擂鼓般的心跳声中搜寻着别的能说明自己处境的声音——例如傀儡靠近的脚步声——俨然三个等待审判的囚徒。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但他们预料中的脚步声却不曾出现。他们不禁寻思,难道刚才的声响并未引起任何注意?他们想等一个启示,去解答心中的疑惑,可是没有。然而没有启示,或许就是最好的启示。
  汗液与灰尘粘在一起,人们脸上的汗珠已变成一滴滴墨水。邵云天举手拭擦,抹出满脸污垢。“吴小姐,”他仅以吐气的声音说,“听见吗?”吴翠莺以同样的声调回应他,“听见。你怎么了?”
  邵云天在呼吸间感觉咽喉被灰尘所封,险些咳了出来。他压尽喉咙清了清嗓子,“过来帮我一下。”他说,“我的皮带扣被抽风口卡住了,得把皮带割断。刀在我右脚的脚踝处,我够不着,你过来帮我拔出来。”
  “可你不是说那段管道不结实吗?”吴翠莺说,“我怕会出事。”
  “没办法了,我要是出不来,你也过不去,只能赌一把运气了。”邵云天捂着嘴巴轻轻咳了两声,“你动作要轻一点,慢慢地来,千万别着急。”他的语气温柔,像是一位要哄孩子做些什么的母亲。
  吴翠莺犹豫了片刻,暗忖确实别无他法,只好按邵云天说的去做,于是缓慢地朝他爬去。她每爬行一步都会稍作停顿,仔细感觉管道是否结实,在确定没有异常之后,才会爬出第二步。邵云天还鼓励她说:“对,就是这样,慢慢来,不着急。”天晓得他心里也捣鼓得不行。
  陈华声在另一端同样焦急万分。他不能把身子转过来,故只能扭着脑袋去看他们的情况,可时间一长脖子就会疲劳,迫不得已只好回过头来缓解一下。他左手提着手电往后照,而断掌的右臂却支撑着上半身的重量,时间久了一样会累,最后就索性贴着管道趴下。
  他感觉好疲倦,甚至觉得就算死了,也不失为一件美事,就像他当初报名成为“逐日”号试航员的心思一样。他自问自己是这世上对死亡最无所谓的人,自从家人在车祸中罹难,自己也因此残疾之后,他的生活就像蒙了一层厚厚的尘埃,灰蒙蒙的再也看不见方向。
  早已生无可恋的他曾不止一次地问自己,到底还在世上挣扎些什么?他的内心已消极到极点,就连在初次目睹上海变成一片废墟的时候,他也曾发自内心地高兴过,看见大家都跟自己一样什么都没了,他才觉得上天原来还是公平的。
  可是他却随着这伙非亲非故的人,把自己早就不想要的老命留到现在。一个行将就木的人,一个一无所有的人,一个毫无作用的人,不应该活这么久——他耳朵贴着管道,听着吴翠莺爬行声音,渐渐胡思乱想起来——既然如此,我为啥子还要活着?为啥子还要焦急?
  他闭上眼睛,不再对疲倦作出任何抵抗,任其侵占自己的身心,大刀阔斧地砍伐自己的意志。他只希望能尽快结束这一切,呢喃着如梦呓一样,“格老子的。”并以此作为他对自己的人生的评价。
  正当他心境逐渐平静之际,他却不知为何陡然猛一睁眼!耳朵贴着管道细听,他发现有一阵怪声穿插在吴翠莺每一次爬行之间。他连忙回头,把灯光送远照去。邵吴二人见他突然把手电远照,也自然而然往回看。但见在灯光尽处,有一影子缓缓爬来。
  众人定眼一看,竟然是之前由邵云天抱着的男孩!对于他的生还,众人无不喜出望外。吴翠莺更喜极而泣,忘向他招手,并低声呼唤,“快过来!”男孩看见他们,眼神也为之一亮,急忙匍匐爬来。想起适才自己对孩子的所作所为,吴翠莺简直如获救赎,欢喜的泪水夺眶而出,倾刻间如滚珠般下坠,忙捂住嘴巴,生怕自己哭出声来。
  眼看男孩将近,吴翠莺却渐感不妥。她先是注意到男孩的爬姿颇为怪异,以孩子娇小的身躯,他本可以四肢并爬,然而此刻他却匍匐着身子,只用两臂艰难地往前爬。随后她又留意到男孩的神色,他看上去脸青唇白,双目浑浊,爬行间咬牙切齿,流露着孩子本不该有的狰狞。
  吴翠莺一直怀疑自己是否因灰尘太多而产生错觉,但当手电光完全覆盖男孩身体的时候,她当即如石化一般愣在那儿。灯光之中,男孩的一双腿早已不知所踪,只拖着两道宽阔的血痕奋力爬来,其创口扁平,像是被巨大的铁钳所钳断。
  他一面爬着,嘴唇颤颤欲语,却说不出半个字。吴翠莺看着眼前如此恐怖的一幕,精神已然恍惚,四周顷刻万籁俱寂,仿佛全世界就只剩下她和那奋力求生的孩子。正在她发呆之际,眼前忽地时明是暗,原来陈华声见邵云天叫唤她多次她亦无所反应,便不停开关手电来引起她的注意。
  “快走!”她终于听见邵云天在叫她。但她不明白邵云天的想法,反而跟他说:“如果能止血,孩子或者还有救啦。”她一面说一面往孩子方向倒爬。“别回去啊!”邵云天急得哭了,但吴翠莺仍十分坚持,“你等一下,我为他止了血就……”她一面说一面回头去看孩子,但要说的话却再也说不下去了。
  她看见一条几有管道般宽大的蜈蚣已爬在孩子的身上,比之前所见的岂止大上百倍!孩子在蜈蚣身下伸出手来向她求救,眼神既绝望又热切。蜈蚣低头看着孩子伸出的手臂,倏然一口咬了上去,铁钳一般的大颚轻而易举就将孩子的手臂钳断,唾液流处,肌肤溃烂,显然腐蚀性极高。孩子痛不欲生,浑身颤抖,嘴巴张得老大却喊不出声,只能眼睁睁看着蜈蚣把自己的手臂缓缓吞进肚子里。
  “快走啊!”邵云天已不忍再看,哭着哀求吴翠莺,而后者亦在捂脸痛哭,恨不能救,甚至不能赏孩子一个痛快。这时陈华声把手电一转,不再照着孩子而照着吴翠莺。尽管他没有邵吴二人那般感性,但他仍有恻隐之心,也不忍再看孩子的惨状。
  然而,人们虽然看不见孩子,却仍听得见蜈蚣“咔嗤咔嗤”的咀嚼之声。吴翠莺的精神几乎要崩溃,忙捂住耳朵逃避现实,用手肘奋力朝邵云天爬去,即使那段管道摇摇欲坠也不理会。
  她已经无所顾忌,一心只想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正奋力爬行间,突然“咯当”一下,像断了什么支撑点,整段锈蚀管道旋即连同本来安好的两端往一侧倾斜!
  众人忙稳住身形,可是管道内并无可挽扶之物,身体顿时失衡,顺着倾斜的方向倒去,在体重的作用下,管道倾得更甚,竟挤破了下方的天花板,摇摇欲坠。在远处搜寻活人的傀儡听见突如其来的声响,马上闻声而来。邵云天知道这下动静太大,必定引起傀儡注意,忙冲吴翠莺说:“快来帮我拔刀。”
  吴翠莺在倾斜的管道内几经辛苦才找到平衡,当即朝邵云天爬去。她一碰到邵云天的腿便即摸索到匕首的位置,连忙拔出交予邵云天。邵云天接过匕首,即把皮带割断解去。三人再也顾不上什么稳不稳妥,拼了命地往前爬。
  就在他们没爬出多远的时候,身后突然枪声四起,“叮叮当当”打得管道千疮百孔。邵云天蓦地停住,一手探前抓住陈华声的脚,双腿往后一夹,正好夹住跟在身的后吴翠莺,唇前兰花指一竖,轻吐一声“别动”。
  陈吴二人知道他此举有别意,故不论自己当前是什么姿态,亦都僵住纹丝不动。原来邵云天知道自己三人并未爬出傀儡的火力范围,若只为一时逃命而闹出什么动静,傀儡的子弹就不会只打在众人身后的管道,而是哪里有声音就打哪里。
  身后的天花和管道哪里经受得起枪火连轰,枪声未止便即断裂倾塌。让人意外的是,那条巨大的蜈蚣竟顺着倾塌的管道一并滑了下去。傀儡们亦被这大家伙吓了一跳,又是一顿枪火招呼过去。轰了半晌,方听见有人喊停,并得出“死了”的结论。邵云天等三人听着他们哈哈大笑,无不赞赏自家的生化武器如何利害,便知他们的注意力已被大蜈蚣所转移。
  他们很是为自己屠杀了一条蜈蚣和一截通风管而感到骄傲,嘻嘻哈哈地说了一阵子话,便又列起队,往别处搜去。听着他们远去的脚步声,邵云天方如释重负,放开了陈吴二人。他们害怕得几乎虚脱,无不四肢乏力,只好稍作休息,方继续爬行。庆幸的是,往后一路再无险阻,他们顺利地穿过通风管,到了地铁轨道,在邵云天的带领下,三人来到了地铁与下水道相接壤的门前。
  陈吴二人随着邵云天在下水道中不知拐了多少弯,才终于到达通往地面的窨井口,却不料此间却热闹得很。邵云天察觉远处有异,忙拉住陈吴二人藏身一角,然后探头张望。只见约七名傀儡边吆喝边押解着十数名地铁难民从窨井梯爬上地面。邵云天当即领陈吴二人拐道而行,至一排水口旁,透过排水口观察地面情况。
  他们看见原来地面上已有二十名地铁难民跪地抱头,无不噤若寒蝉。邵云天看见,其中有一人立于难民之前,对傀儡们颐指气使,俨然一名指挥官。邵云天一看见他,便立即想起站内有两男一女一直保持着不正当关系,而其中一人,就是这个气焰不可一世的傀儡指挥官。
  原来是他被傀儡了——邵云天寻思着——无怪傀儡们能轻而易举找到入站的路。
  不稍多时,地铁难民已尽数跪在地上,傀儡持枪列队成圆,把他们团团围住。傀儡的指挥官看着难民来回踱步,像在思考些什么。“这人类的记忆告诉我,哈葛托和他其中一名亲信,带领着另外四个数天前刚从太空返航的人类寻太空船去了。按理说,这里应该还有他另外四名亲信,而返航的人类也应该还有三人在地铁站,除了那个因为杀了他们的人逃出地铁站的女人,那也应该还有两个在此。”
  邵云天等人无不听得云里雾里。按傀儡指挥官所说的话去推敲,他所说的“哈葛托”无疑指的就是严黄。可是,为何严黄会有这样的称呼?这是敌人将领的意思吗?还是说另有深意?
  “但是,”只听见傀儡指挥官续道,“这些本该在列的人,却一个也不在!”
  邵云天这才发现,尤凤仪、严黄之妻洪冬梅及其胞弟洪旭果然都不在难民之中。
  “回普勒巫队长!”这时,一名傀儡上前拳背击额,像是在敬礼,“你说的那几个人,或许就是被我军所杀的反抗者。”
  傀儡指挥官微一沉吟,说:“这人类的记忆告诉我,哈葛托另外的三名亲信并不是等闲之辈。他们与我派周旋多年,岂是轻易对付的。你们都回忆一下,在你们歼灭的人类当中,是否有一名头发剃光、声音沙哑的女人,一名身怀六甲、声如洪钟的孕妇,还有一个高似竹竿和一个身材瘦小的两名男子?”
  众傀儡面面相觑,无不纷纷摇头。“哈葛托!”傀儡指挥官咬牙切齿,“你到底在人类面前泄漏了多少我族的秘密,才教出这么些顽疾一样的人类?”他如此一说,邵云天等就瞬间明白,“哈葛托”并非指别的意思,而是一个名字。如果严黄拥有这么一个名字,又如果傀儡指挥官说的是事实,那么结论岂非显而易见——严黄就是一名傀儡。而且他的立场,与眼前这个傀儡指挥官是完全对立的。
  邵云天只觉得无比难受,再不敢往深处想,只能自欺欺人地和自己说,那都是假的。但他看见陈吴二人的脸色,便知道他们与自己想到一块去了。
  这时,傀儡指挥官又问:“地铁里的无线电干扰器关闭了没有?”
  “已经关闭了。”之前向他汇报的傀儡说道,“而且我们向指挥部发出的行动请示也得到了回复。”
  “指挥部怎么说?”
  “指挥部下令……”傀儡支吾了半晌,“眼下正是用人之际,暂按老法子办。”
  “我知道了。”傀儡指挥官面无表情地说,“把人类留在身边,就是个定时炸弹。”他睃了一眼跪在地上难民,目光有点无奈,“派内的左翼还是太杞人忧天了。”
  未等邵云天等人捋顺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傀儡指挥官便已下令押走一部分难民,无一不是年轻的身壮力健者,遗留下来的不过寥寥数人,则全是幸免于先前围剿的老弱妇孺。
  他们大人抱着小孩,绝望地看着傀儡们为手中步枪上膛,哭喊着求饶。可是傀儡们充耳不闻,只举起枪挨个挨个朝脑袋射击。每一声枪声,都仿佛带着一个生命,消散在无边无际的夜色中。邵云天等人看着死者的鲜血缓缓流向自己所在的排水口,情不自禁地后退两步。血,让他们觉得无比恐惧。
  过不多时,排水口外已亮起雄雄火光。自从傀儡三年前上了一堂深刻的传染病课,他们便知道留下尸体向人类示威是多么愚蠢的事——瘟疫让他们吃了不少苦头。打那往后,他们每扫荡完一处,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处理尸体。
  “不得不说,人类学会用火确实很高明。”离去时,其中一名傀儡说道。
  “这种夸赞人类的话要是传到图卡牧大人的耳里,”而另一个却警告他,“你就会知道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